服务热线:+86-9999-6666

【幕后】电影大片3D效果怎么做出来

  每一个电影爱好者可能都有观看3D电影的体验,立体逼真的画面,让人犹如身临其境。目前市场上的3D影片制作模式主要有两种,一种是使用两台摄影机同步拍摄,一种是通过数字技术对2D影像进行后期处理,也就是常说的2D转3D。

  在《战狼2》《杨靖宇》《英伦对决》《大线》等大家耳熟能详的数十部影视作品的立体制作中,就有一支来自我省的制作团队——甘肃省大乘影视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(以下简称大乘影视)参与其中。日前,笔者通过走访,详细了解了影视作品中3D效果的制作过程。

  大乘影视成立之初,就将目光投向了3D影视制作。当时,2D转3D还处于摸索阶段,连著名电影导演卡梅隆都认为其无法满足观众的最佳体验,可他们却依然坚持,派人去国外学习取经,但由于国内技术人员还不成熟,甚至连比较常用的软件名称都没听说过,自然会在制作上错误百出。在一次次修正错误的磨砺中,他们的制作技术有了很大提升。电影《魔宫魅影》是他们接手的第一部2D转3D影片,该片的成功使他们信心倍增,在行业发展曲折波动的过程中,依然一路前行。

  由于3D电影的实机拍摄难度大、成本高,而且很多技术很难解决,比如两台摄影机有色差,拍出的影像就成了“花脸”,双机航拍难度更大。因此,许多3D电影就要进摄影棚拍摄和后期制作,这就为立体制作提供了市场,大乘影视抓住机遇迅速发展壮大了起来。

  2D转3D要过很多“坎”。动态画面相比静态面画转换难度大;画面的空间感越大,转换难度越大;要根据战争片、爱情片、古装片、科幻片等类型区别,呈现不同的特点更是难上加难。《战狼2》中,90%的镜头都是动态的,人物是移动的,景物也是移动的,转换起来就很不容易,制作效果的好坏全要看立体导演的水平。立体导演主要负责影片由2D向3D的转换设计,既要懂数字技术,又要懂立体空间,同时还能合理控制成本,这就要求其不仅要有理论基础,还要有丰富的实践经验。

  转换的具体程序是,立体导演拿到影片的2D素材后,先要设计标准,进行单帧测试,做到把控三个环节,第一个环节是把单图分层,第二个环节是把24格图作深度图,第三个环节是做图像修复。如果是立体空间比较大的镜头,左右视差造成的图像缺失必须要修补,其中的颗粒物体,如爆炸、雨滴等尤为难处理。这个过程中,大乘影视遇到了很多难题。一位制作人员说,“为了突出电影的特点,一个50帧的活,竟足足做了7天”。然而,由于同行间的技术保密,他们只能自己去摸索、创新,没想到还越做越“上瘾”,因为总是有新鲜感和获得感。

  目前,该公司已与包括“中影”在内的近20家影视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。这个早期曾参与《狄仁杰》《泰坦尼克号3D》《哥斯拉》等影片3D制作的团队,近年来参与了《英伦对决》等数十部影视作品的立体制作和《幻城》《老九门》《军师联盟》等20余部电视剧的后期视效制作,还完成了我省本土题材纪录片《金城兰州》《酒泉宝藏》3D立体转换。

  影视作品的后期制作,技术支撑必不可少。大乘影视负责人介绍,曾和好莱坞有合作关系,开始时被对方看不起,认为技术上至少要落后他们30年。在这种情况下,自主创新成为必然选择。当时,国内还没有大量2D转3D的需求,有的采用红蓝立体,几乎没有偏光立体,为了达到国际领先水平,该公司除了派技术人员继续出国考察外,也加紧了对2D转3D的研发,并先后在多个方面取得突破。很快他们就拥有了立体(裸眼)内容制作、立体(裸眼)内容展示系统集成、VR(虚拟现实)内容制作等技术领域的各种制作,并研发了一整套针对电影电视、纪录片、网络视频等不同片源要求的制作标准,还与中央电视台、中国传媒大学等联合完成了“电视节目立体转换研发课题”,参与制作的《听见你的声音》获得多个奖项。

  2D转3D属于高附加值劳动密集型产业,有些环节的工作内容相对比较单调枯燥。大乘影视负责人介绍,一部电影的2D转3D要近300人干两个月时间,甚至要天天加班到深夜,工作量及难度可想而知。有时,制片方为了赶档期,时间要求紧,标准要求高,活就更不好干。为了培养人才、留住人才,该公司先后与兰州文理学院、河西学院、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等院校建立了大学生就业实习实训基地。一次,一个北美的电影制作考察团到该公司参观,当他们看到制作间内有上百名员工都在搞制作时,不由大为赞叹。

  改革开放40年,我省的影视制作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不仅完成了由胶片电影向数字电影的转换,而且在数字电影制作上不断取得新突破。大乘影视的3D制作和研发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。